青岛华大基因科技
/template/default/uploads/bb2.jpg
业界新闻
联系方式

地址:青岛市北区大连路

电话:13356889710(微信同号)

行业动态

亲子鉴定:直击国人情感痛处

时间:2016/1/1 0:00:00 作者:system 点击:2760

  《亲子鉴定秘档——一位女鉴定师眼中的血亲关系流变》 曾鹏宇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本书收录的全部是真实案例 ,有的案例曲折跌宕程度远甚影视剧——有的委托人因为有婚外情 ,结果怀孕了却判断不出孩子到底是谁的;有的因为孩子长得不像自己而疑神疑鬼,危及夫妻感情 ;还有委托人无意中鉴定出孩子不是亲生,结果发现了隐藏在自己婚姻背后的弥天大谎……这些鉴定案例,既有普通人的,也有涉及名人明星的……

  第一桩亲子鉴定委托

  在2003年之前,邓亚军从没有想过自己未来会跟亲子鉴定有这么紧密的联系;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所从事的亲子鉴定工作会影响这么多人的命运,会改变这么多家庭的走向;她更没有想到,这种影响和改变后来会引起那么大的非议和争论。

  2003年10月底,位于顺义空港科技园区的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迎来了获准向社会提供亲子鉴定服务后的第一个委托人——那是一位女士,30岁出头的样子,留着短发,穿着一件浅蓝色套头毛衣,深色西裤,一双当时很流行的半跟高跟鞋,看上去非常干练。她后面跟着一个男人,40多岁,比她大不少,穿着一件双排扣西装,头发有点乱,很木讷的样子,亦步亦趋地跟在女士后面。

  邓亚军问对方:“能不能等孩子再大点,到四五个月的时候再来?这样不会对孩子造成影响,鉴定结果也会更加准确。”

  女士很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只能现在做,我必须尽快知道孩子是谁的。”女士看看邓亚军,大概是没从她脸上看出什么特别的表情,才慢慢说:“我想知道,孩子是我丈夫的,还是……我朋友的。”

  邓亚军还是很平静。那位女士继续说:“我不是北京人,这次是费了很大工夫才找了个出差的机会来北京。其实我跟丈夫感情很好,我们结婚已经七八年了。刚结婚那两年,因为忙工作,怀过两次孕最后都没要。后来想要的时候,却怎么都怀不上了。”那位女士告诉邓亚军,为了要孩子,夫妻俩到处看医生,还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药,折腾了好几年,还是没能怀上。尽管如此,丈夫和公婆对她还是很好。邓亚军听着有些奇怪,既然这样,她怎么还会跟其他的男人有瓜葛?

  女士看出了邓亚军的疑惑,叹了口气,说:“因为一直没孩子,我只能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我的工作需要经常出差,有的时候在外地一待就是一两个星期,丈夫不在身边,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时间长了难免觉得寂寞,后来……就有了我的那个朋友。”这个朋友,也就是女士的情人,其实就是她的生意搭档,有自己的家庭和孩子。

  两个多月前,这女士照例去医院做了身体检查,当时医生告诉她,这个月她的身体条件可能还是无法适孕。因为此前有过身体具备适孕条件,但最终还是没能怀上的情况,所以她并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在做完身体检查的当晚,她与丈夫同房。第二天出差,又与情人同房。

  让人完全没想到的是,两个月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这一怀孕,乐坏了丈夫和公婆,立马什么都不让她做,只让她安心养胎。可是她心里却非常忐忑,因为按时间推算,自己怀孕的具体日子正好就是上次身体检查前后,而两次同房的情况令她自己都不知道肚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更为关键的是,她和丈夫都是O型血,两人的孩子只可能是O型血,而她情人是B型血,如果孩子出生后也是O型血还好,万一是B型血,就肯定不是丈夫的孩子,那她有情人这个秘密也将随之被曝光。

  考虑再三,她还是决定弄个明白,所以千方百计说服丈夫和公婆,同意她到北京出趟差。之所以选择北京,其实就是想给肚子里的孩子做DNA亲子鉴定。

  她对那位女士说:“我可以试试看,不过难度很大,也可能最终做不出来,你真的想好了?”

  那位女士斩钉截铁地说:“做,一定要做,而且希望结果出得越快越好!”

  邓亚军又问:“那……男方的样本呢?”女士指了指身后,说:“这就是……我朋友。”她说的就是那个看上去老实木讷的中年男人。

  那位女士非常纠结

  在邓亚军记忆中,孕早期胎儿DNA样本采集一直是医学上没有完全解决的问题,哪怕是现在也只有协和医院在前两年攻克了通过采集少量胎儿绒毛的方式提取DNA样本又不影响胎儿生长的技术,但在2003年的时候,尚无一家机构可以做到这一点。

  次日下午,邓亚军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是那位女士打来询问鉴定结果的。邓亚军不无遗憾地告诉她,因为一方样本缺失,做不出结果。对方轻轻地“啊”了一声,语气中充满了失望。沉默了片刻,邓亚军问她:“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对方没有直接回答,反问她:“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邓亚军说:“那你是不是真的很想要自己的孩子?”女士说:“当然想!”

  邓亚军说:“如果你很想要自己的孩子,那我建议你留下肚里的宝宝。”这的确是邓亚军的真实想法,因为这位女士已经30多岁了,之前怀孕不容易,如果不要这孩子,以她的身体情况可能以后就真的很难要自己的孩子了。 电话那边没有说话,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她其实也很想把孩子生下来,但是又必须考虑到万一事情暴露给家庭带来的后果。平常丈夫、婆婆待她不薄,她现在觉得心里很愧疚,进退维谷,还要再仔细考虑权衡。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邓亚军依然能清晰地记得那位女士话音里的那种黯然和矛盾,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非常的纠结!

  而对邓亚军本人来说,之所以在成功率不高的情况下选择一试,部分原因也是想到万一孩子一出生就暴露非亲生的事实,母子两人难免落到无人照顾的地步,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和同情。

  又过了四五天,邓亚军的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位女士。她告诉邓亚军,自己已经回到居住的城市了。在北京最后几天,她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把孩子拿掉了,回家后跟家人说因为不小心,孩子没保住——这当然是让邓亚军多少有些意外的事,她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说服了对方,能够留下这个孩子。

  “我还是不能冒这个险。”她告诉邓亚军。邓亚军问:“那你先生和婆婆很失望吧?”

  她“嗯”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说:“因为之前我的身体状况,他们尽管失望,但也没说太多。可我现在非常难受,也很后悔,也不知道以后我还能不能再顺利地怀上孩子。”这通电话也让邓亚军印象深刻,与之前的忐忑不同,最终放弃了孩子的女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但言语间又满是惆怅,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这辈子是否还能做妈妈。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得为自己负责,如果你犯了错,就必须承担这个错误带来的后果。可是当这个后果是失去亲情、爱情或者是孩子的时候,无论失去的是哪一个都无法让人轻易承受。

  时至今日,经手上万例DNA亲子鉴定的邓亚军博士,依然时常想起自己碰到的第一位委托人。她挂掉电话后,那位女士从此隐入人海,消失不见……

  摘自《亲子鉴定秘档——一位女鉴定师眼中的血亲关系流变》

  • 地址:青岛市北区大连路
    咨询专线:13356889710(微信同号)张老师

在线客服

Online Service